甘肃政法网 >  政法聚焦 >  正文

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一集《战略决断》开播

发布时间:2021-03-29 15:41:07    来源:

恶势力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社会毒瘤,这颗毒瘤膨胀成势,离不开“保护伞”的支撑庇护,这颗毒瘤屡打不绝,离不开“关系网”的包庇纵容。

黑恶犯罪背后的“黑伞”与“黑网”往往与腐败相伴相生,“伞”不除、“网”不破,黑恶势力就扫不净、打不绝。“打伞破网”既是扫黑除恶的关键所在,也是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要战场。

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鲜明特征和主攻方向。深挖每一起案件背后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与“关系网”,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打伞破网”成为扫黑除恶主战场上较量最为激烈的攻坚之战。

“宋氏兄弟”盘踞辽宁东港30年

东港市是辽宁省丹东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东依鸭绿江、南临黄海。2018年4月22日,一场特大扫黑行动在这里秘密展开,势如奔雷。辽宁省公安厅指定本溪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调集400多名警力同时展开抓捕,丹东宋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53名成员全部落网。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宋琦、宋鹏、宋瑛三兄弟以暴力垄断当地渔业市场,以恶敛财、“白手”起家。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副局长吴英君:2000年之后这个犯罪集团开始公司化经营,洗白了自己的身份,宋琦也当上了丹东市人大代表,宋鹏也当上了丹东市的政协委员,罩上了政治光环,开始大量地开设公司,攫取经济利益。

在宋氏兄弟涉黑组织实施的390多起违法犯罪事实中,先后涉及两起命案,其中一起是雇佣枪手当街杀人。然而,这个涉黑组织不但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还盘踞东港达30年之久,最终发展成为拥有70多家公司,资产达数十亿元的集团公司。

黑色“毒瘤”30年不破“靠山”是谁?

宋氏三兄弟这颗黑色“毒瘤”30年不破、不倒、不断滋长,其背后“保护伞”的能量与来头显然非同一般。多年来,打击黑恶犯罪的“老大难”就是:打黑不易,打“伞”更难。

为了深挖每一起案件背后的“保护伞”,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会同政法机关,建立了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线索双向移送和查办结果反馈机制,通过纪法协作配合,对案件同步立案、同步调查。扫黑与打“伞”同步推进,一案双专班成为了彻查黑恶背后腐败问题的一把“杀手锏”。

辽宁省公安厅将12名公职人员涉嫌为宋氏兄弟充当“保护伞”的线索移交给了辽宁省纪委监委,一把“大伞”随之浮出水面,曾任东港市市长、市委书记的刘胜军成为了专案组重点调查的对象。

2008年,46岁的刘胜军当选为东港市市长,踌躇满志的刘胜军认为想要干出政绩,就得找项目、交能人。此时,一心想攀附权力的宋氏兄弟想方设法结识了刘胜军。

2008年,宋琦的宝华集团想要投资东港经济开发区一个产业园项目,刘胜军通过手中的权力帮助宋琦“空手套白狼”,竟然分文不出无偿取得了1603亩国有土地。

辽宁省纪委监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一级主任科员于潇:按照正常的这个土地出让价,应该是交纳两亿三千余万元的土地出让金,最后宋琦通过返还补助的形式相当于是“零地价”取得了1603亩国有土地使用权。

无偿占有土地,这样的“黑保护”当然不是无偿的,从2008年到2017年,宋琦、宋鹏兄弟分39次送给刘胜军各种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10多万元。

当一片净土被黑恶滋生的腐败所污染,就会造成一把“黑伞”刚离开,又一把“黑伞”立起来的恶性循环。2016年刘胜军升任丹东市副市长,杨乃文接任了东港市委书记。在“黑金”的诱惑下,杨乃文继续帮助宋氏兄弟骗取国家补助资金、违规承揽工程。

正是因为有了连续两任市委书记的庇护,宋氏兄弟涉黑组织的产业才能持续膨胀,总资产达80亿元之巨。2005年至2018年,宋氏兄弟涉黑组织在东港市市政、房屋、水利三类工程中获得项目282个,占东港市工程项目总量的四分之一。官黑勾结、黑白颠倒,宋氏兄弟在当地的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在东港市甚至有两条街道分别以宋琦的宝华公司和宋鹏的鲲鹏公司名字来命名。

2019年4月到5月,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刘胜军、杨乃文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扫黑不打“伞”,犹如斩草不除根,一些地方黑恶势力打不尽、除不绝、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背后的“保护伞”没打掉。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要求各地坚决落实“两个一律”要求,对涉黑涉恶犯罪案件,一律深挖其背后腐败问题;对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一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扫黑必反腐成为了硬性标准。

海南特大涉黑案背后的腐败触目惊心

2019年1月6日深夜,海南省公安厅调集1200多名警力对昌江县一个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展开收网行动。当晚的行动中,警方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70多人,主犯黄鸿发当场落网。

这是海南建省以来破获的涉案人数最多、牵涉范围最广、关注度最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这起案件背后的涉黑腐败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黄鸿发,昌江特大涉黑组织的“黑老大”,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他以开设地下赌场起家,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区多股恶势力帮派坐大成势,“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这个团伙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暴力手段对昌江地区的铁矿、混凝土、砂石场、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土建工程等十多个行业领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或强势垄断,时间竟然长达30年之久。

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被彻底撕开

2019年1月,海南省纪委监委统筹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对黄鸿发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问题和“保护伞”展开调查,一个全新的联动机制成为了全面彻查黄鸿发案的推动器。

为了压实主体责任,不漏掉任何一个“保护伞”、一张“关系网”,全国扫黑办对“打伞破网”制定了“一案三查”制度,查办黑恶势力犯罪、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终于将黄鸿发黑恶势力编织30年的“关系网”彻底撕开。

海南省纪委监委第十二审查调查室主任张思峰:在黄鸿发团伙它的刻意拉拢、收买、腐蚀下,昌江地区的腐败呈现出系统性、塌方式的典型特征。主要表现在涉及到的部门非常多,公安机关、商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水务部门、国土部门。

“黑老大”作恶30年,为何能逍遥法外?

证据表明,在30年时间内,黄鸿发涉黑组织共实施违法犯罪多达58起,涉嫌20项罪名,造成了2人死亡、3人重伤、13人轻伤的严重社会危害。公然作恶30年的黑恶之徒,为何能一直逍遥法外呢?

专案组发现,从2006年至2010年,担任昌江县公安局局长的王雄进一直为黄鸿发的地下赌场暗中撑腰。王雄进先后14次收受黄鸿发的好处费共计522万元,这些受贿所得又被他放贷给黄鸿发不断赚取利息,“黑金”把黑老大与“黑伞”牢牢绑在了一起。

2009年,黄鸿发指使同伙持刀行凶、致人死亡,同命相连的王雄进安排下属篡改讯问笔录,帮助黄鸿发脱罪。

黑恶与权力的交易链条一旦形成,往往会一环接一环,一个接一个,利益输送不停,黑恶膨胀不止。2010年至2016年期间,麦宏章接替王雄进担任昌江县公安局局长职务,黄鸿发继续向麦宏章行贿,依旧藏身“保护伞”之下,他的赌场也因此成为了铁打的“黑窝点”。

官黑勾结,不仅是侵害法律公正的一滩污水,也是污染基层政治生态的一股毒气。尝到了腐蚀勾结权力的甜头,黄鸿发不断将黑手伸向昌江县的部分党政机关,安插亲信、造“伞”养“伞”,甚至帮人花钱买官。

2011年4月,黄鸿发出资15万元帮助王忠东由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升职为昌江县公安局副局长。此后,王忠东手中的权力成为了黄鸿发的“安全带”,黄鸿发开设的赌场、经营的KTV、宾馆、酒吧存在的违法行为,全都不予打击。

一批公职人员被相继拉下水

为了彻底控制当地十多个行业,黄鸿发对于不合作的执法人员先打压、孤立,再拉拢、腐蚀。昌江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曾经力主依法查处黄鸿发,此后却与黄鸿发越走越近。在黄鸿发的围猎之下,陈东发生了蜕变,他不但利用职务便利包庇黄鸿发的赌场,还枉法帮助黄鸿发从命案中脱身。

海南省昌江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我不应该进来戴这个手铐,我一直热爱公安事业,为之奋斗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犯罪分子)刀劈下来我们一样上没有问题。思想的(蜕)变是导致我戴上手铐的主要原因,把初心给忘了,不知道我们当初从警是为了谁,为了什么。

在黄鸿发涉黑组织多年拉拢腐蚀下,昌江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郭祥理、昌江县原副县长周开东、昌江县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黄杨、昌江县公安局的原三任局长陈小明、麦宏章、王雄进、政委陈东等一批公职人员被相继拉下水,收受黄鸿发行贿钱物累计1500多万元。

大快人心!“黑老大”被执行死刑

海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对黄鸿发案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进行了彻查,立案审查调查109人,移交司法机关26人。

2020年1月13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黄鸿发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16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20年7月3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昌江县对黄鸿发执行死刑。

黑恶势力团伙影响恶劣以案促改全面整顿

以案为鉴,以案促改,昌江县对黄鸿发团伙长期控制垄断的行业领域,进行了全面清理整顿,重塑公平、自由的市场经营环境。当地农贸市场的肉类摊位租金,由黄鸿发控制时的每年2万元到5万元下降到了现在的7000多元,全县新增市场主体1000多户。

海南省昌江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卢义:黄鸿发黑恶势力团伙中,有一部分就是我们村“两委”干部。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县委对全县的农村基层党组织进行了一次排查,排查出17个软弱涣散的基层党组织,由县领导包点进行整治,进一步铲除了黄鸿发黑恶势力在我们农村基层政权的不良影响。

“两个一律”、“一案三查”、提级办理、领导包案,成为深挖“保护伞”、刺破“关系网”的一把把尖刀利剑,确保了“打伞破网”有力纵深推进。但是,在个别地方仍然存在对涉案的公职人员压案不查,甚至抱团顽抗的问题。

为了不留死角、扫光除净,全国扫黑办再出重拳,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建立“签字背书”机制,要求对每一起涉黑案件背后是否存在“保护伞”问题都要作出明确结论并签字负责。“签字背书”既是对责任的倒逼与监督,也是对执纪执法的有力支撑与保障。

陕西咸阳张宏福涉黑案向“灯下黑”说不

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一道堤坝,更是扫黑除恶的中坚力量。为了让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被滥用,惩恶扬善的利剑不生锈、不蒙尘,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机关刀刃向内,坚决制止和预防队伍中出现“灯下黑”。

2018年2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后的第2个月,中央纪委印发了《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明确要求坚持打铁必须自身硬,严格纪检监察干部教育、管理和监督,对以案谋私、办人情案、跑风漏气甚至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要从严从快查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一级巡视员刘岱:通过督查督办、通报曝光典型案例,持续释放有“伞”必打、一查到底、除恶务尽的强烈信号和坚定决心。同时教育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拧紧思想的“总开关”。

纪委干部“打伞破网”却成“恶势力”保护伞

清理队伍、刮骨疗毒,这既是“扫黑”与“护黑”的博弈,也是反腐与腐败的较量。2018年11月,陕西省公安厅扫黑办收到群众实名举报,受害人遭到咸阳张宏福涉黑组织的非法拘禁,自己经营的一家工厂也被强行侵占。

陕西省公安厅指令咸阳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然而案件却如同石沉大海,张宏福涉黑组织依然逍遥法外。

此后,中央扫黑除恶第12督导组也收到了对于张宏福涉黑线索的实名举报,督导组要求陕西省扫黑办对案件涉黑与腐败问题同步彻查。

随着张宏福涉黑犯罪事实逐渐浮出水面,案件立而不办、久拖不决的原因也被查实,让专案组意外的是,干预这起案件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竟然是咸阳市纪委监委的一把手权王军。

权王军,时任咸阳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2018年,咸阳市公安局对张宏福立案调查以后,听到风声的张宏福委托中间人找到权王军,拿出30万元现金请托权王军帮忙。作为一名肩负着“打伞破网”、执纪反腐职责的市纪委书记,在法纪与现金之间,权王军选择了收钱护黑。

2019年3月,陕西省纪委监委对权王军立案调查,专案组查明,在接受张宏福请托之后,权王军找到了当时负责侦办这起案件的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军。

借助权力打听案情、干预办案,这是“保护伞”将权力变现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防线一松,多线失守,调查发现,权王军在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后,依然顶风作案,干预多起涉黑涉恶案件的侦办。

2018年8月,咸阳市武功县公安局对以吴领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予以拘留,权王军出面要求咸阳市公安局相关领导释放吴领会或降格处理。作为纪委书记的权王军口头上强调廉洁纪律,暗地里通过权钱交易,累计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6721万元,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达2930多万元。

陕西省咸阳市委原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权王军:开始交友还是有选择的,到以后就没有选择了。选择的标准是钱,有钱的人我就和他多来往,没钱的人根本就不来往。

作为一名纪检干部,用手中的执纪监督权“护黑”,带来的危害比一般干部更为严重,发现一个、查处一个,清理门户,绝不手软。

2020年6月15日,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滥用职权罪等五项罪名判处权王军有期徒刑22年。

湖南长沙“现金王”文烈宏涉黑案

扫黑除恶既要打掉黑恶之徒,也要清除队伍内部的害群之马。政法战线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线,同时也是黑恶势力拉拢腐蚀的主要目标,当诱惑与权力相遇,一些办案人迷失蜕变成了案件的嫌疑人。

贩鱼农民变“文三爷”发的却是“黑财”

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有一座占地近30亩的别墅大院格外显眼,大院的主人叫文烈宏。当地的村民说,文烈宏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贩鱼农民,从“文三伢子”变成身家十几亿的“文三爷”,他走的是黑道,发的是黑财。1997年,28岁的文烈宏来到长沙,在酒店包房里开设赌场,自此以赌起家。

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一支队支队长杨培雄:他在房子里面储备了大量的现金,自己号称在长沙(晚上)12点钟以后到上班之前能够调动一个亿以上资金的他是第一人,所以他有长沙的“现金王”之称。

号称“现金王”的文烈宏视财如命,但有一项开销20多年来他一直是不惜重金,那就是结交公职人员,这是因为他的生财之道离开“保护伞”就寸步难行。

文烈宏的赌局自称“杀猪局”,主要是招揽湖南省内有经济实力的企业主来参赌。对于输钱的企业主,他会用现金发放高利贷,然后派马仔通过暴力和“软暴力”方式催逼讨债,直到吃干榨净。

深陷“杀猪局”公安厅副厅长成黑老大“猎物”

乐根成,湖南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2007年他陷进了文烈宏的“杀猪局”,还完本金之后又支付了9000多万元的利息,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1100万元,从此,乐根成每天都要面对文烈宏手下马仔的疯狂逼债。

走投无路的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文烈宏,长沙市公安局收到了湖南省公安厅转来的举报信,信件上的批示是:依法从重打击。然而,出乎办案民警意料的是,很快从湖南省公安厅又转来另一条批示:此案暂缓办理。

作出这条批示的,是时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乐根成没有想到,作为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竟然会公然包庇文烈宏,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走出公安厅大门,文烈宏的马仔一拥而上,把他挟持到了附近的酒店,乐根成再次被非法拘禁。

在文烈宏以赌放贷的这张黑色大网中,周符波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两人相识于赌场、利益勾结于赌债。2010年,时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认识了文烈宏,痴迷赌博的周符波几乎每个周末都要从邵阳赶回长沙,直奔文烈宏的赌局。

周符波在赌桌上欠了债务,也自此沦为了文烈宏手中的“猎物”。为了感谢周符波给长沙市公安局打招呼压案不查,文烈宏免掉了周符波拖欠的赌债。

“黑伞”庇护之下,黑手敛财不止。张剑波,湖南省内知名企业主。在文烈宏的引诱下,也在赌桌上深陷“杀猪局”,借贷7个亿,还贷13亿,却仍没有还清,公司1700多套商铺和房产,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

被逼无奈的张剑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但报警之后,他等来的不是警察的保护,而是文烈宏的报复。专案组查实,文烈宏先后三次指使手下砍杀张剑波,这个涉黑组织如此胆大妄为、屡屡谋财害命,是因为在文烈宏的“关系网”中,还有一个重要人物。

昔日刑侦专家被“糖衣炮弹”迷惑走上不归路

单大勇,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湖南省知名刑侦专家,从警近40年,曾荣立一、二、三等功8次。2012年文烈宏通过朋友介绍结识了单大勇,为了在长沙警方中能有一把足够有力的“保护伞”,文烈宏想方设法攀附、拉拢单大勇。

对于文烈宏的围猎,单大勇最初避而远之,文烈宏紧盯不放、一直在暗中等待机会。2014年,单大勇家庭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急需用钱,看准时机的文烈宏趁虚而入,以借钱的名义送给单大勇260万元。

湖南省纪委监委第十审查调查室副主任李征明:在他从警(近)40年的生涯中多次出生入死,多次(在)与犯罪分子斗争中与死神擦肩而过,单大勇没有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枪之下,却倒在文烈宏的糖衣炮弹之下,令人非常惋惜和痛心。

2014年10月,当张剑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之后,已经被拉下水的单大勇对文烈宏撤案不查,同时暗中通风报信、为文烈宏出谋划策。

此后两年时间内,三次被砍杀的张剑波不断奔走举报文烈宏。2016年9月,为了阻止张剑波,文烈宏请单大勇找个理由立案抓捕张剑波,这一次单大勇犹豫了,他知道枉法抓人会有怎样的风险。但是,一名执法者的底线最终还是在黑恶势力诱惑下被突破。

湖南省纪委监委第十审查调查室副主任李征明:2016年11月4日,单大勇对张剑波立案侦查,并采取刑拘强制措施,事后单大勇违规将张剑波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长达6个月之久。

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打铁须自身硬政法队伍开展“延安整风”

执法者自身不能置身于党纪国法之外,政法干部只有自身率先做到忠诚、干净、担当,才能真正承担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扫黑除恶的重任。

2020年7月,中央政法委部署开展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2021年2月全面铺开,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着力打造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铁军。

有“伞”必打,除恶务尽,扫黑除恶以“打伞破网”为主攻方向,向腐败亮剑,与“拍蝇”结合,专项斗争开展三年来,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89742起,立案处理115913人。

以敢于刀刃向内的勇气和动真碰硬的魄力深挖彻查“保护伞”、一网打尽“关系网”,斩掉了黑恶之根,净化了政治生态,有力提振了人民群众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全面胜利的信心。“打伞破网”成为了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要战场,让黑恶与腐败无处遁形、无处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