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岁月静好 再无毒品

发布时间:2020-01-10 11:23:12    来源:甘肃政法网

  2019年12月24日至30日,省公安厅将英模事迹宣讲与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紧密结合,组织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全国最美基层民警李生寿,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三八红旗手史秀萍及3名首批被命名全国“枫桥式公安派出所”所长汤继平、曹勇、秦建宏,先后在省厅机关和张掖、庆阳、天水、兰州市公安局举行了巡回宣讲报告活动。让我们接着来聆听史秀萍的报告《筑牢为民初心 坚守扫毒使命》。

  筑牢为民初心 坚守扫毒使命

  我是平凉市公安局民警史秀萍。10月1日,我能够作为甘肃公安4万余名公安民警的代表,受邀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观礼活动,内心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这是党和国家给予的崇高政治荣誉!更是党和国家给予的崇高信任和鞭策!同时这更是我终生难忘的无上光荣!在全体起立唱国歌的时候,在看到三军将士威严的军容,整齐的步伐,除了心中的自豪,更多的是悄然滑落的泪水,我实在没有任何语言能够描述自己内心的激动……那宏伟壮观的场面,让我心潮澎湃,万分激动,我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为祖国喝彩、为人民欢呼、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强大深感自豪!

  曾经有人用“传奇”来形容我的缉毒生涯,也有人说我是毒贩克星。其实,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警察,一名基层党员,一个缉毒民警。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就对人民警察这个职业就感到十分崇敬和向往。1985年,我通过考试正式加入公安队伍,在穿上警服的那一刻,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

  刚参加工作,我被分配到原平凉市公安局(现在的崆峒分局)西大街派出所当片警,所长和其他老同事带领我值班巡逻、摸底调查、处理纠纷,手把手的教我如何工作,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老一辈人民警察不计个人得失、加班加点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为社会安定无私奉献的精神,我的内心被触动和感染,而这也深深地影响了我,敬业、奉献逐渐成为了习惯。1994年平凉吸毒人员开始增多,组织决定成立缉毒大队,在全局挑选工作踏实认真的同志充实到缉毒大队,我有幸被选中,而且是这支队伍中唯一的一名女警察,从此我的人生开始便与“毒”相拌,开始了长达24年的缉毒生涯。

  刚到到缉毒队上班,我就亲眼看见一个花季少年因好奇染上了毒瘾被传唤,而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因吸毒被传唤,他的母亲一次次的哀求他,让他戒断毒瘾,他也暗下了决心,甚至剁断自己的手指,但是仍不能戒断毒瘾。当我电话通知他的母亲来办理强制隔离戒毒手续时,他的母亲当场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

  那一刻,我震惊了,毒瘾好戒,心瘾难戒。看见有些青年吸毒前是欢声笑语,犯瘾以后是阵阵痛苦,魁梧的身材,变得骨瘦如柴;有些清秀漂亮女性,吸毒以后面貌憔悴,不知廉耻;看着这一个个被毒品吞没的不成人样的瘾君子,我的内心犹如针扎般痛苦。

  “毒品”多么可怕的字眼,又是多么令人痛恨的字眼!它可以剥夺人的生命,也可以拆散无数个家庭,一人吸毒、全家受害,一日吸毒,终生戒毒。在亲眼目睹一个个家庭因毒品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时候,我自己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努力工作,多缴一克毒品,多打击一个贩毒分子,就能多挽救一个家庭,减少吸毒人员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的危害。这也成为我作为一名缉毒民警的初心,也是我对自己人生无悔的选择。

  24年里,我经常和吸毒人员谈心、和他们家属观察交流,帮助过多少吸毒人员,我记不清了。在一个除夕夜,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我正在家里和儿子吃饺子时,吸毒人员乔某打电话:“姐,这个年我过不去了,一分钱没有,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亲人都不理我,我不想活了……”我赶紧安慰他“小乔你别这样,只要你改过自新,姐来帮你”。于是我来到他家,看到整个房内只有一张床,我心里特别难过,给他留下300元钱和亲手包的饺子,安慰他一定要戒断毒瘾,重新做人。当我脚步沉重的回到家时,儿子却对我说,你对吸毒的人比对我都好。我没有说话,因为多年的缉毒生涯让我明白,打击毒品犯罪的根本在于杜绝和减少犯罪,如果能感化、教育好一个吸毒人员,让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一结果远远大于侦破一起案件。

  宁夏籍犯罪嫌疑人杨某的妻子和哥哥来平探望服刑的他,不料途中发生车祸,妻子被撞成重伤。无奈之下,杨某哥哥给我打电话,当我赶到医院,看到耳鼻流血、陷入昏厥的杨某妻子时,我惊呆了。那天晚上我和战友抬着躺在担架上的杨某妻子做各种检查,守护在她的身旁。经过8昼夜的抢救,杨某妻子终于脱离了危险。后来,杨某刑满释放后专门带着妻子和孩子来看望我,并给我鞠躬致谢。我告诉他一定要改邪归正好好做人。从此,我更加喜欢与吸毒人员交流,更加热爱禁毒这份工作,我从中得到了乐趣。

  24年来,我丝毫没有放松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共破获3600多起毒品案件,缴获10.2公斤毒品,抓获四千两百余名犯罪嫌疑人,其中100多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刑罚。

  1996年国庆节,当大家沉浸在节日的快乐中时,我接到线索,有贩毒分子乘班车从云南前往宁夏运送大宗毒品,途径平凉。节日期间,车站、高速路上人流匆匆、车流滚滚,且案件线索简单,指向不明,我就和同事们在车站和高速路口分别布控,对路过平凉的大巴车一辆不漏地搜查。10月7日深夜,当最后一辆抵达平凉的班车被拦下后,我上车检查,发现一名男子行迹比较可疑,询问时,他前言不搭后语,这时,车也搜了,人也搜了,就是找不到毒品。在多次的询问后,他终于松口说毒品在他肚子里,我震惊了。

  我们没有任何办理人体藏毒案件的经验,于是我就想着能不能用孕妇生产时使用的蓖麻油、石蜡等物品进行排毒,结果这一排就是6天,共排出49节毒品。但还有1节始终排不出来,我想这可能是他进食少的原因,就给他买了一碗炒面,由于担心他用筷子自残,我就一口一口喂他,最终将最后一节排出。至此,我省首例体内特大人体藏毒案件告破,缴获海洛因500余克。

  从警34年,缉毒干了24年,我经历了一次次战斗的艰辛曲折,体验了破案抓捕的惊险刺激,当然也有苦苦求索后的徒劳无功,更多的则是真切感受战斗胜利后的喜悦与自豪,这种喜悦和自豪,也将是我不懈坚持、勇敢前行的动力。(甘肃省公安厅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