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政法网 >  文化建设 >  正文

朋友圈爆出的这篇民警日记!感动!

发布时间:2020-02-03 11:10:41    来源:甘肃政法网

       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公安局民警范元锋,写给赴武汉支援抗疫的妻子李玲的日记,在朋友圈被爆出!一起感受这篇《你也还只是个孩子》的温暖和感动!

  ↓↓↓

  我从老家返回的路上,看见妻发了一条动态,配上了孩子熟睡的图片,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离别的味道,只是我不知何事让她如此感慨良多。午后,她对我说医院通知要选派人去支援武汉,并用一种询问的眼光看着我,等待着我发表意见。

  一时,我竟没了主意。我深知,武汉作为病毒的始发地和重灾区,是阻击疫情的“第一战线”,人人都是趋之若鹜。让她去吧,实在太危险,而且两岁多的孩子也离不开妈妈。不让她去吧,在这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显然太过狭隘和自私。

  况且,以她的个性,永远不可能当一个逃兵。

  我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妻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和顾虑。她说,把孩子照顾好,我去吧,我不想将来留下遗憾。

  妻向来如此,自己决定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在她的意识形态里,可能没有为国为民英勇牺牲那么崇高的设定,但她作为一名平凡普通的内科大夫,身上一直不缺乏应有的职业素质和道德操守。

  忽地,妻又笑了,略显轻松的对我说,目前只是先期报名统计,作为后备力量,真正去武汉支援的可能性不大。我想也是,如果连我们这个地方的医生都去支援,那疫情恐怕已经严重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第二天下班回来的路上,妻再次谈起支援武汉的事,说是人已经定好了,至于去不去现在还没有明确。然而中午她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开始着急忙慌的收拾东西,我问她,她低着头不说话,只是继续整理着衣服。我想应该是要出发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急。

  这时,孩子还在床边一声接一声地喊着妈妈,缠着要睡午觉,孩子太小,他不知道妈妈要去哪里,有多危险,多久才能回来,仍像往常一样,喝了奶躺在妻身边,在母子俩时断时续的对话中沉沉睡去。妻看着熟睡的孩子,终于压抑不住,哭出了声来。

  我实在不愿面对这种场景,便赶紧去医院帮忙收拾东西。武汉那里物资紧缺,能带的尽量都得带上。在知道她即将出发的消息后,同事已将口罩、眼罩、帽子、防护服等物品打包完毕,还有其他科的同事带着东西直接往家里送。大家都明白这次远征面临的是什么,远在外地的同学、好友,近在身边的同事、亲人,一个个都在为妻摇旗呐喊、加油助威。在接到通知后不到两小时,妻坐上医院的车向机场出发了。走的时候,天空起了雾,飘起了雪花,空气朦朦胧胧、冰冰凉凉的。看着她挤进车门时那瘦弱的身躯,穿着那件还没来得及换洗的棉衣,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瞬间决堤而下。三十二岁的她,还是太年轻太柔弱了,此去前路迷雾重重,危机四伏,等待着她的,那将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啊!而我却无能无力,只能在出征的起点默默无言的送行,让她一个人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死劫难。

  妻虽弱小一些,但她是勇敢的,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高中毕业那年,我俩都考上了师范类院校,她说想当医生,便重读了。第二年,她以全县第二名的高考成绩顺利考上了重点大学,随之远赴长沙求学。大学毕业后,她毅然放弃了大城市的优越条件和优厚待遇,一心返乡支医,成为庆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一名医生,并且在急诊的岗位上坚守了整整两年多的时间。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两个夏天,酒后滋事的人特别多,急诊科医生被耍酒疯的人辱骂,甚至殴打,都是家常便饭,在这期间消化科成立也需要医生,我曾建议她向医院提请去消化科,被她断然拒绝了,她说这里更需要人,再坚持坚持吧!

  直到第三年的正月初四,那天妻在医院下班迟了,天已全黑,她刚出医院后门就被人持刀抢劫,在劫走手机、钱包等所有财物后,那个天杀的劫匪竟然动起了刀子,其中一刀穿透羽绒服和羊毛衫,在她的左胸处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最后缝合六针方才见愈,至今伤痕仍未褪去。

  我劝她去考研,或者别再上夜班了。她每次都用那双大眼睛瞪着我,哪有不上夜班的医生?接着说,呼吸内科正好缺人,想去试试,再倒倒运气。对于上次被劫,她一直说是自己运气不好,夜路走多了,还真碰见了鬼。

  呼吸内科从事什么工作,我大致有所了解,后来直到我彻底了解后,才明白她这是闯关式进阶,一级比一级难度大,一次比一次风险高。我能做的,正如这次支援武汉一样,默默地在后面支持她。巧合的是,这次她去武汉也是正月初四。

  很快,她便成长为呼吸内科的得力骨干,也成为我们的骄傲。我一直以妻为荣,从上学到工作,她从来都是名列前茅,让我始终保持着仰望的姿态。后来我们两个,一个从了医,一个从了警,都在没有假期的岗位,都是讲求奉献和牺牲的职业。结婚的时候,我终于颇有自信的对她说,咱俩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吧!

  自从有了孩子后,不管多忙多累,妻总是要自己带着,除了偶尔外出培训、学习、开会,娘俩还从来没有长时间的分开过。孩子很黏她,这两天一直吵着要妈妈,我骗他说妈妈去加班,他似乎信了。我不知道妻何时能平安归来,我不知道还能骗孩子多久,而且,随着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我也要去值守了。昨夜,我对孩子说要去上班,孩子突然就哭了,他说再等一分钟上班行不行,等睡着看不见爸爸了再走。顿时我的鼻头一酸,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孩子慢慢懂事了,我们却要开始放手远离了。今天早上,孩子一直在留意着我的动向,我尽量不声不响的偷偷的离开,但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背后传来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妻随甘肃医疗队抵达武汉已有两天时间,已经投身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线防控工作。作为医属,我永远支持她,我会尽力抽出时间照顾好家人和孩子,让她在接下来征战的道路上没有后顾之忧。作为警属,我希望她再坚强再勇敢一些,面对疫情,坚定从容,面对生死,谈笑风云。

  初心常在,使命不违。就让我们夫妻俩相互慰勉吧!

  2020年1月30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