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蓝”的心底始终“红艳艳”

发布时间:2020-10-29 13:53:16    来源:



       10月的兰州天气渐渐转凉,披着第一缕晨曦,凝视飘扬的国旗,那抹蓝色身影每天始终如一的走上执勤岗位。“节日我在岗 忠诚保平安”从来都不是一句口号,每一个字都是监管民警的职责和使命。
        天色渐晚,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里一如往常的平静,一名头发花白的老民警此刻正认真的扎着领带,这已经是党维民在看守所工作的第26个国庆节了。
        忙碌了一天的工作后,副所长党维民精心“打扮”为的是做好下班后的家访任务。自从“坚持政治建警全面从严治警”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开展以来,监管部门作为重点领域,家访成了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这次教育整顿对于监管队伍来说,既是刮骨疗毒、整治顽疾的一次挑战,更是纯洁队伍、增强能力的一次契机。
      “不好约,白天大家都在上班,只能晚上去家访,晚上家里没人的就周末去。”
“那行吧,完了再联系吧!”车走到半道上,党维民接到电话,家访的对象由于被抽调组织表演节目,只能遗憾地爽约了。
像以前一样,党维民的假日多半是在单位值班,“我哥我妹都在监狱上班,我们一家人平时也很少能聚在一起,不是他们在值班,就是我在值班。”
        杨国冀与爱人是双警家庭,他在兰州第一看守所工作也有8个年头了。每逢节假日都能轮到他值班,这已经成了一种定律,今年年初他与爱人买好机票定好酒店准备兑现陪孩子出门旅行的诺言,由于疫情,一家人的出行只能搁置,给孩子的承诺又变得遥遥无期。虽然多次爽约,但这并不影响杨国冀对工作的热情,前两天他才自己去打了流感疫苗,身体不能倒下。
       “监管工作无小事。”杨国冀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除了日常的工作到水、电、暖一系列问题,大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杨国冀,因为只有他才会解决诸如此类的“疑难杂症”。杨国冀说:“比起在部队的时候,这点苦这点累都不算什么,把工作干好就行了。”
        这些年,杨国冀也见证着在押人员的变化,原来抢劫的嫌疑人多,现在搞电信诈骗的越来越多,“一些学生出去找工作,最后进了看守所。”
        “前几个月我还算队伍里年轻的呢!”2015年来到看守所的崔璇算年轻一辈的,最近来了新人,她也升级成师傅了。崔璇还记得她第一次进监区的画面,师傅带她到监区后,第一次与在押人员面对面对她冲击很大,以至于后面师傅带她看的什么她都记不住了。
        师傅看出了她的心思,让她坐在监室门口认人,一个月后她便记住了每个人。第一次值夜班崔璇也会害怕,觉得监道好长,会不会有人把手伸出窗外?感到害怕时,她会摸一摸警服的臂章给自己壮胆。
       现在的崔璇,已经从萌新蜕变到老手,她也不需要值班时再为自己壮胆了,原来大大咧咧的她变得细心认真。管教工作既要严肃,又要处处操心,与在押人员的朝夕相处她懂得了这份工作的重大责任。回顾参加管教工作的这些年,她明白了入警时“老监管”们常说的那句“越干越害怕”的含义了。崔璇的节假日多半是在补觉,她说:“只有回家后睡个天昏地暗才会转换过来。”
       这次双节,看守所如往年一样会组织活动,男监室会有象棋比赛,女监室还有才艺表演。节日后,看守所也会恢复往日的平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曾经一位“老监管”说:“在押人员还有出去的那一天,我们没有出去的那一天,但是我们和他们不同,我们有我们的职责,我们的心底是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