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 三十年前我高考

发布时间:2022-06-09 10:18:10    来源:甘肃政法网

三十年前我高考

作者:陇南市司法局 陈正

寒冬酷暑为今朝,

不眠不休砺宝刀。

百般念想付长夜,

春分窗外向君笑。

 

  1992年的七月,对于初次参加高考的我,注定是一个难忘的火热七月,那时的高考是在一年当中最热的七月,直到2003年国家教育部接受了气象局的建议才改到了六月份。纵然再热的天气,也依旧无法阻挡我们倔强前行的脚步。

 

贪玩的少年

  当然,我也只是个天性爱玩耍的少年,毕竟天生就爱学习的优等生确实比较少。这种一半学一半玩的状态伴随我度过了小学、初中,那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我们没有幼儿园可上。

  

  也许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初中迷上了武侠小说,最喜欢香港新派武侠小说开山鼻祖梁羽生、武侠怪才古龙、武侠大家金庸,及其脍炙人口、享誉海内外的代表名作《七剑下天山》《绝代双骄》《射雕英雄传》。还有让无数小男生迷恋的电子游戏《魂斗罗》《超级玛丽》《坦克大决战》。现在看起来让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理解,甚至嗤之以鼻,但在当时,却让我们如醉如痴、流连忘返,乃至深陷其中。就像现在的青少年对手机的依赖一样,很容易让人上瘾。很离谱的一件事、甚至有些狗血,中考期间,白天人在考场,晚上泡在录像厅,看那部让人心驰神往的梁朝伟饰演的小鱼儿的武侠巨著《绝代双骄》。竟然一集不漏的看完了。幸运的是在这种离经叛道的情况下,我还是被母校武都一中的高中部录取了,父母也就放了我一马,自己也非常庆幸。

 

必然发生的转变

  步入高中后,那是在1989年9月,我们这些半大小子遇上了对学生要求十分严格,但却非常关爱的良师——年级主任王德贤老师,如今他老人家已经作古,但至今音容笑貌都能浮现在我的记忆深处,不可磨灭,难以忘怀。

 

  王老师个子高、不戴眼镜、皮肤黝黑,给人的印象带了几分威严,不怒自威。影响我辈最深刻的就是他的口头禅:“不要看现在你们对老王的严格要求不满,还反对,甚至搞对抗。但是等你们按照老王的要求,刻苦学习,将来能考上一所像样的高校,你们就会理解并认同老师的做法了,到那时,你们感谢我都怕来不及哩。”还有一句:“你们这些学生不要光想着逛武都的哪几个土洞洞子——万象洞、水帘洞、朝阳洞,眼光要放远大些,祖国无限美好的风光,在你们读书有成之际再去游览,有的是机会,那岂不更好吗!”诚如恩师所言,语重心长,蕴含哲理。再加上父母亲的谆谆教导,苦口婆心。使我真正在思想上有了深刻的触动,开始认真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生活习惯、学习方法、前途未来!从要我读书向我要读书开始了不可逆转的质的转变。

 

功到事未成

  基本上从高一第二学期到高考前的这两年半的时间,除了很少的法定重大节假日外,差不多我都要六点半起床,晚上半夜一点学习完毕,精疲力尽到头即入睡。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用自己的脚印一步一步量过来,才叫走自己的路。别人的路,那叫风景,只可以看看。

 

  在那物质条件一般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六点半被母亲叫醒后,洗把冷水脸,抓起书包就走了,早点就是馒头,连水都没有,何况下馒头的小菜。家中四口人,全靠父亲一人有限的工资,能吃饱肚子就该知足了。中午回到家,照例快十二点半了,家人们已吃过,专门给我留着一大碗,连菜和主食放在一起,便于节约时间。每天除了上课、完成作业、复习、和同学讨论及必要的体育锻炼外,几乎没有空闲时间。

 

  晚饭后略微散散步,大约七点半左右,一天当中时间最长、强度最大、也最考验童鞋的时刻开始了,父母也不敢看电视,怕影响我。房间就我一个人,差不多五个多小时。每天超过十二个小时的学习,对身体消耗确实很大,大约在晚上十一点,贴心的母亲便会端来夜宵,但绝对比不上现在这么丰富的食物,基本上就是加了白糖的大米粥,或者是荷包蛋泡馒头。但对于持续作战、饥肠辘辘的我而言,已经算是可口的美味了,狼吞虎咽下肚,立刻元气满满,精神抖擞,必须将夜战进行到底了。

 

  然而上天捉弄人,同时拥有天时(国家好政策)、地利(武都一中是省级名校)、人和(自身努力也无愧于心),九二年七月高考结果出来时,我竟然分数未达第二批本科录取线,倔强的我也未填报专科批次志愿,只能饮恨铩羽而归。

 

最快乐的一年

  都说高三苦,高考累,学业整的人驼背。但对于我来说,既然既定目标未能实现,那就啥也不说了,ONCE  MORE,再来一次,决不能GAME  OVER。开弓没有回头箭,既是给老师同学,也是对自己,更是为含辛茹苦、节衣缩食支持自己的二老双亲一个交代。我没有丝毫犹豫和迟疑,立马就选择了复读。

 

  原本基础也算可以,而且经历了失败的磨砺,我快速调整好心态,重新再来。还有闯关成功的哥们不断鼓励,父母的理解和包容,复读班老师也了解我的情况,没有过多的要求和限制,对我管理上比较宽松。总之这一切,成为我整个学业生涯中最自信、最轻松、最快乐的一年。每天上完课,武都天气总体热,我经常穿着凉鞋,第一个冲出教室,破旧的自行车就停在教室外面,当我伴着放学的铃声冲向校门口时,门卫王老汉才刚刚拉开了学校大门。

 

  虽然天天照旧是家庭、街道、学校这三点一线的流程。日复一日,这绝不是简单的重复。我每天体验着忙碌、劳累、进步、收获、充实。终于时间的刻度又来到决定命运的时刻。九三年七月,这次,没有让关心、理解、支持我的亲友们失望,以超过本科分数线的成绩顺利过关。

 

  我又一次站在了一个新的起跑线上,我知道,信念在心中,道路在脚下,责任在肩上,前进的方向,一直就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