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 父亲的果树剪子

发布时间:2022-06-10 09:33:38    来源:甘肃政法网

父亲的果树剪子

作者:甘肃省金昌监狱 王开斌

 

  父亲有一把修果树的剪刀,因为用的时间久了,我们都习惯了叫它“果树剪子”。

 

  父亲今年91岁高龄了,种了一辈子的庄稼,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自我的母亲去世后,父亲就跟随着我们来到了城里生活。

 

  父亲进城后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在进城的时候,父亲给我交待了一件事,就是一定要把他的那把果树剪子带上。我懂父亲的心思,就专门找了一个小盒子精心地将它装好,带在他身边。

 

  父亲是我们乡上出了名的种庄稼的行家里手,在我们乡村里只要一提起“王七爷”,没有不知晓的。

 

  今年五一放假,我自驾车和父亲回了一趟老家,在老家我陪父亲去了我们家的果树园子。说是果树园子,因为果树老化,已“退林还耕”了,果树园子里现在种的是小麦和玉米,绿油油小麦和刚出苗的玉米,加上刚下过的一场小雨,空气特别的清新,沁人心脾。父亲坐在园子里的田地埂上,望着眼前景色,他时而睁着眼,时而闭着眼,我也不去打扰他,我知道他是在回忆过去的岁月,回味他辛勤耕耘过的一幕一幕场景。

 

  说实在的,因为我们姊妹都上学,除了假期帮父母干点活外,家里的农活多是父母干的。种果树也是父亲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在我们乡上第一个申请报名要种的,记得那时我还在上小学,把果树裁在哪块地里,大家也争议了半天,最后决定栽在自留地里,后来自留地也就成了果树园子。春、夏、秋、冬,施肥、浇水、修剪、嫁接,父亲不知在果树园子里挥洒了多少汗水。当时因为家里经济条件有限,父亲为了买一把像样的修果树用的剪刀,积攒了很长时间才买上,这把果树剪子就成了父亲最爱的劳动工具。每当冬季、春季修剪果树的日子里,父亲总是把果树剪子带到他的身上,有时候为了赶时间、赶修剪树的进度,大中午也不休息。现在回忆起来,在果树园子里,父亲站在梯子上剪树的样子,已经深深地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这次五一回家,父亲还遇到了几位他的“庄稼汉”朋友。父亲跟他们打招呼、寒暄、问候,他们握着父亲的手说着、笑着,还有人告诉父亲:袁老爷去年走了,田老爷也走了。大家都为父亲身体还硬朗、在城里生活感到很是羡慕。夕阳西下,大家依依不舍,年龄都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相聚,老人们不说,但我从他们的眼神里都看得出来。

 

  父亲是辛苦了一辈子的人,为了供我们姊妹上学吃了常人难以吃的苦,常常是加倍的辛苦劳动,用别人百倍的努力来供养我们上学读书,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为我们托起了一片灿烂的天空!父亲不善言辞,但父亲深深地懂得一个道理:知识能改变命运,劳动才有收获,勤劳能实现梦想。所以他教育我们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辛勤劳动,一定要勤勉工作。

 

  现在父亲在楼房上也养了好几盆花,并时常把他的那把果树剪子拿出来修剪一下,这把果树剪子已经跟随老父亲几十年了,把柄已磨得很光亮,刀刃上也有几个小豁口,虽然看起来也没有一点奇特之处,但是父亲总是把它放在一个固定的位置,视其为珍宝,爱护有加。

 

  父亲的果树剪子虽然是一把普通的剪刀,但对于父亲来说,对于我们来说却又是一把不一样的剪刀,因为它承载着沧桑岁月和无尽的回忆。看着它,我们就有说不尽的回忆,看着它,我们就有使不完的力量,因为在它身上印记着劳动者最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