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 挖野菜

发布时间:2022-06-16 11:04:43    来源:甘肃政法网

挖野菜

作者:甘肃武威监狱 王国佑

 

  小时候,我们家有十二口人,兄弟姊妹多,是个“大家庭”,吃不饱、饿肚子是常事,幸好农村还好有些吃头:榆钱、香萶、苜蓿、地软、野蘑菇、野菜……为了生计,妈妈想方设法让我们渡过难关,妈妈常常拿上铲子、拎上竹筐,带我们到山里挖野菜,家乡蒲公英、苦苦菜特别多,记得妈妈讲:苦苦菜有两种,一种是“家苦苦菜”,一种是“野苦苦菜”(又叫麻苦苦菜),麻苦苦菜是不能吃的。她教我们认识它们,在山坡、田地挑着挖“家苦苦菜”。蒲公英必须是在未开花之前去挖。回家后还要清去老根、杂草,清洗干净,焯水后可以炒菜、凉拌、做蛋汤或肉包子等各种菜肴,清爽可口。

网络配图

 

  十年前在一个名叫武威天祝的小县城,民风淳朴,人们喜欢挖野菜。高原的三、四月春天总是很晚来临,山坡、地头野菜才悄悄从土里冒出一点点嫩芽,喜欢野味迷恋野趣的人们,总是利用周六、周日之际,携妻带女(子)到田野,连挖野菜带浪山疯上一天,真是惬意得很。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家乡有一种野菜叫“黄花辣”,学名叫蒲公英,属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药食兼用。《本草纲目》记载:“蒲公英嫩苗可食,生食治感染性疾病尤佳。”蒲公英性味苦、甘、寒,入肝、胃经,有清热解毒、消痈散结、利湿退黄、通淋止痛之功。蒲公英在未长花蕾之前是一道美味。草滩、地埂、山坡、沟梁到处都有它的踪影,它刚长出地面时小手似的几片叶子铺展开来,贴得很紧,紧紧抓住大地仿佛离不开她,仿佛儿女在母亲的怀抱撒着娇,吸着甘甜的乳汁,使劲地生长着。这时是挖摘蒲公英的最好时节,天晴爽朗的好天气,人们会结成三五成群携亲带友到田野挖蒲公英,回来后取掉宿根和老叶用清水冲洗后再用开水焯一下,放上少许大蒜沫,拌上调料,用滚烫的清油炝,再放点香油,一道可口的凉菜就做好了。经过一天的爬山和挖野菜的身心疲惫,回家后能吃上自己亲手采摘亲手制作的菜肴,既爽心神怡又收获了劳作的成果。

网络配图

 

  家乡还有一种野菜叫苦苦菜,又叫苦苣菜、苦荬菜、小鹅菜,有清热解毒、凉血止血、祛湿降压的功效。《黄帝内经》记载:“心恶热”、“苦入心”。夏季多吃苦味的食物促进食欲和消化,同时清心健脑。苦苦菜大量生长在老乡的荒地里,经过几场雨雪天气后,刚从地里探出头,抱着两片叶子是最稀奇的。忙里偷闲的人们总是善于发现,在田间地头闲逛时少不了挖苦苦菜,用苦苦菜的嫩芽和精细大肉制作的馅子包饺子,味鲜爽口,堪称一绝。稍大一点的苦苦菜,挖回家做成凉菜是再好不过的。苦苦菜中富含胡萝卜素、维生素C以及钾、钙、铁、锌等元素,含十七种氨基酸,具抗氧化、增强免疫,保护视觉、维持正常生理、消暑保健之功效。

 

  听奶奶讲,野菜一段时期曾救了好多人的命,饥荒年代野菜可是最稀罕的美食;红军长征时期翻雪山、过草地,野菜可是难得的补给,甚至连树皮、皮带都煮着吃……说起这些老人们总是泪眼涟涟,哽咽难言,人间艰辛仿佛到此凝固,往往肝肠寸断,戛然而止,难以释怀。每每吃起可口的野菜,滋味绵长,但更多的是想起野菜背后奶奶讲的许多动人的故事。面对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吃野菜真是一种忆苦思甜,苦甜参半。

网络配图

 

  春天到山上挖野菜,一则可以打打牙祭;二则可以锻炼身心;三则可以体验野趣;四则可以忆苦思甜,可谓一举多得。挖野菜去浪山,既有物质的收获,更多的却是精神的受益:踏着大山的骨骼,找回的是刚毅;躺在大山的背上素面朝天,看云卷云舒,拾回的是洒脱、飘逸;挖着野菜的嫩芽,拾回的是绿色的梦;吃着美味的野菜,体味的是家人的绵绵情意,尝不够的是浓浓的乡思,挥不去的是悠悠的乡愁。难忘野菜,更难忘孕育了野菜的一方热土!

 

  在兹念兹,故土情怀;养育之恩,春晖朝霭;报之何时?精卫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