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 麦子熟了

发布时间:2022-07-15 09:59:23    来源:甘肃政法网

麦子熟了

作者:甘肃金昌监狱 杜红莲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备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我的家乡在河西,一到农历六月,学生们放假的时候,大暑节气也到了,炙热的风吹过来如同带着滚烫的火星似要将空气燃烧,麦梢一天比一天黄,田里的麦子马上就要熟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在伴随着小暑节气的热风马不停蹄即将抵达麦田的夜里,农民们就早早起身,隔着夜色倾听麦子成熟的声音。麦熟一时,龙口夺食,收麦时节真是万分紧张,乡亲们担心刮大风会把麦粒吹落在地里,忧心瓢泼大雨会把成熟的麦粒冲进泥土里,若是连绵细雨也会使麦穗上长出嫩绿的麦芽,一年的辛苦会付之东流,这真的是千千万万农家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村民们家家户户总动员,动员城里的亲戚朋友帮忙给照看家里,给帮着带孩子,在这个时候,谁家如果能在烈日炙烤的劳作之后进门就能吃口现成饭,那真是莫大的享受,是会让邻居大大羡慕一番的。因为“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就是我们当年麦收时节的真实写照。

 

  熟谙农事的大伯把金黄的麦穗摊在手心,轻轻一捻,吹去麦芒,眯缝着眼睛细数剥离出的麦子来判断年成的好坏,看着浑圆的两头尖尖中间滚圆肥胖的麦粒,便忍不住丰收的喜悦,黧黑的脸上漾满笑意,嘴里不住的念叨着:“好收成!好收成!”随即,把满足的目光投向金黄的麦浪滚滚的田野。

 

  似在望着自己精心抚育成长起来的一大群孩子,一副满足陶醉的模样。

图片来源于网络

 

  麦子黄时,是一年中劳动最紧张而又辛苦的时候,每天天还没大亮,一家大小老少都已经在田间地头挥汗如雨,大人们蹲着割,我们蹲不住,刚开始总是半弓着腰,左手一把麦子,右手一抡镰刀,割一把麦放下,挪两步脚再割。天热无风汗直流,风掠麦梢笑点头。劳作一会,大家抡起手背抺一把脸上流下的汗水,也不济事,再割一会还是汗流夹背,抺得脸上灰印子一道一道的倒成了大花脸。烈日炎炎,渴了喝口从家里提来茶壶里的凉茶,一垄麦子割到头,稍作停息又挥起了镰刀。麦田里,弯下腰收割的人们,四溢的汗水湿透了衣裳,飞舞的镰刀把一列列麦子整齐的放倒,喜悦而虔诚的表情使麦事变得神圣起来。

 

  这个时节,学校都放暑假了,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快乐而又忙碌。抢收麦子的体力活大人们来干,而挎着个小篮子拾麦穗,则是很多孩子愿意做的事情。大人们在麦田里分秒必争的收麦、捆扎、装车,拉往打麦场,孩子们则在田间地头捡拾大人们遗落在地里的麦穗,烈日下,一张张小脸晒得黝黑,汗水一道道顺着脸颊往下淌,偶尔,运气好点会遇到长腿的蚂蚱,便即刻引起孩子们浓烈的兴趣,大家头对着头,拿一根麦秆儿逗弄一下,也能增加不少的乐趣。

 

  小暑大暑,上蒸下煮,烈日的炙烤,飞虫的侵袭,但丝毫也不会影响到孩子们认真捡拾麦穗,谁也不会偷懒。在自然的环境里长大,对于农业生产方面春种秋收也都耳濡目染,

 

  家长们的的勤劳、节俭感染着孩子们,平日里掉下去的小粒馍馍渣都会很心疼的捡起来,吹去灰尘,毫不犹豫填进嘴里。因为,大家从很小就懂得“粒粒皆辛苦”“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道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把劳动的果实颗粒不少收进粮仓,自己的饭碗里装满自己种的粮食才是最重要的。夜晚,村头的空地上依然灯火通明,人们毫无倦意,把场地上的杂草悉数铲去,洒上水,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熟练的驾驶手扶拖拉机,拉着石磙在潮湿的土地上不停来回穿梭,直至把大片大片松散的土地碾压成结结实实的打麦场,迎接装满麦穗和麦秧的架子车、手扶拖拉机匆忙地从麦田赶到打麦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将近半个月的麦收,忙碌的农人在暑气蒸腾的田野被晒得脸庞黧黑,越干到后面,感觉越精神,我的母亲在此时常常打趣道:骑马的乏,坐轿的困,挑担子的越走越精神。毕竟,一年的辛苦此时有了回报,丰收的美梦靠自己辛勤的劳动就能实现,劳碌一些,晒黑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知道,劳动创造美好生活,有今天的挥洒汗水,才能有家人的衣食温饱,喜乐安康。

 

  一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学生们的暑假生活也拉开了序幕。离开家乡多年的我,每到麦黄时节,总是惦念,总是怀想,啊,家乡那铺满田野的一大片金黄是否还那样鲜亮,那些老去的叔叔伯伯、童年的伙伴们是否都还在挥汗如雨去圆自己奔小康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