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政法网 >  平安甘肃 >  正文

大漠洗冤人

发布时间:2019-07-05 16:49:43    来源:甘肃政法网

       尹老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一直奋战在法医岗位上直到光荣退休。43年的法医生涯,他检验尸体5000多具,利用法医技术破获了不少重特大命案,其中不乏各种疑难、典型案件。由于成绩突出,贡献卓越,1978年召开的武威地区公安保卫战线表彰大会上被评为“全区模范法医”,同年被甘肃省委省政府评为为“全省公安保卫战线先进个人”,1980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1991年被金昌市委、市政府评为“全市劳动模范”,同年被金昌市委、市政府评为“先进工作者”。

  尹老说,1963年从张掖卫生学校毕业的时候,他填的志愿是到最艰苦边缘的地方,最后组织安排他到公安处做法医工作,这一做就是一辈子。

  想起第一次出现场,尹老说,一辈子破过很多案件,第一次接触尸体感觉很怕,检验完尸体,晚上一个人睡觉,外面一刮风,门窗咯吱咯吱响,吓得睡不着觉,好像人就在眼前,从不适应到适应,需要过程。

  现场勘查要快字当先,第一时间到达案发现场至关重要,不管是深更半夜,不管骄阳似火,不管数九寒天,同事们喊一声:“老尹,发案了!”他马上提起检验箱,奔向案发现场。他说,有时候觉得这个工作很累,很脏,但是破了大案要案,觉得所做的一切都很值得。

  尹老说,那个时候出现场,毛驴、骡子、马、骆驼都骑过,有个二八自行车就不错了,当时公安处有一辆汽车,遇到重大案件时才会派车,一般的案件都是坐公共汽车。你们青年民警赶上好时代了,刑事科学技术正规化、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了,工作环境、条件更好了,要更加奋发有为地干好工作。

  尹老说,当法医出过的现场不计其数,但最难忘的还是1986年武威发生的碎尸案和两起枪案。当时的条件,侦破这几起案件很艰难,既要现场勘查,又要整理材料,还要解剖尸体,写尸检报告,整天马不停蹄地跑,好多天没回家,办这几起案件的场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亲身经历永远忘不了,他付出了很多心血,案件也全部破获了。

  1966年6月,民勤县一个村子的废井中,发现一具捆着的尸体。时逢盛夏,死者在水中少说也浸泡了半年,尸体高度腐烂,恶臭刺鼻。在场的人都捂住鼻子往后退。

  “但我不能退后,破不了案,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我这个法医就失职了。”想起当年的案件,尹老记忆犹新。经过仔细解剖检验,确认是一起扼颈杀人案。案情确定后,为了弄清死者身份,他把沾有烂肉的衣物洗刷干净,让群众辨认。奔波了四天,终于破获了此案,将杀人凶手——死者的养子送上了断头台。

  尹老回忆,有一年开棺验尸,埋葬3年的棺盖一打开,一股刺鼻的臭气扑面而来,别人都往后退,吐得翻肠倒肚。一棺材的污水,他一勺一勺往外舀,硬是把一棺材脏水掏干,双手和衣袖上都沾满了污水,最终找到一个弹头。那一次他吐得一塌糊涂,面色惨白,像得一场大病一样。

  尹老说,当法医,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案件形形色色,稍一疏忽,就会发生错误,“冤死好人笑死贼”。也很容易影响侦查方向,把侦查员引入死胡同。

  “搞一辈子的法医工作,我觉得这个职业神圣、光荣,也艰苦。法医的工作就是让死者“说话”,为公平正义的审判提供真实的情况,提供的法医鉴定报告要对得起逝者,对得起历史。”

  衣柜里珍藏着不同时期警服,这是尹老警察生涯的见证,闲暇时,他会拿出这些警服细心地整理。尹老说,当警察是他这一生无悔的选择,穿上警服,一辈子都是人民警察。

  虽然退休了,但尹老一直关心关注着单位的发展,在青年民警的陪同下,尹老来到金昌市公安局,参观了现代化的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和青年民警交流,勉励大家踏实工作, 以更加过硬的本领打击犯罪,服务人民。

  听尹老讲述他的法医生涯,我深受感动,感触颇深,受益匪浅。以尹老为代表的老一辈刑事技术人,在当年物质相当匮乏、条件极其简陋的情况下,肩扛手提勘验器材、乘坐火车班车甚至骑自行车、步行前往现场勘验。在缺少防护器材的环境下,不论现场或检材有多恶臭,他们总是毫不畏惧地一头扎进工作中,一生奋斗。

  作为刑事技术事业的后继者,我们年轻的刑事技术人应当以尹老这样的前辈为榜样,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丝不苟、毫不懈怠地对待自己的工作,高标准、严要求,出好每一次现场,办好每一起案件,用实际行动诠释“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总要求。

  ----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   于堃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

  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向老前辈致敬

  向英模致敬
     (甘肃省公安厅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