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政法网 今天是 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司法文苑 | 儿时腊八暖时节

来源:甘肃政法网 责任编辑:张曦云 发布时间:2024-01-19
字号:A A    颜色:

作者:酒泉市瓜州县司法局 王丽萍


灰蒙蒙的天,没有一丝生机。零散的柳树迎着风,那瘦弱的枝干似乎要断了一样,远方的水塔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孤单的犹如我那拉长的身影……


铃声划破了寂静,时间的空间里传回了暖暖的记忆。儿时的腊八,我们没有腊八粥,有的只是腊八饭。


山里的人总是很勤劳,早起的习惯里没有春夏秋冬、农忙农闲。


一声声鸡鸣狗吠声夹杂着一阵阵锅碗瓢盆,一股清香请走了周公。此刻的天,还灰蒙蒙的,窗户边的玻璃上罩满了水蒸气,小妹趴在窗台上,哈着玻璃上的霜,用手指一下一下地刮着。她总是喜欢这样玩,母亲说,我们像小妹这么大的时候也一样。脚下的肥猫懒散地半眯着眼,臃肿的身子贴在热炕上,舒服得一点都不想动,就像此刻的自己!


忙碌的身影在地上来回走动,时不时催促一下我们姊妹,快点起床,吃腊八饭了,再不吃就凉了。火炉旁一切都已就绪,慢节奏的我们不情愿地离开被窝。


总是好奇,为什么母亲总在这天天不亮的时候就做好了这顿饭呢?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说,这是流传下来的,老话说腊八饭在天亮之前吃麦子黄得早。山里的人民总是能将息息相关的庄稼联系在一起,也对,民以食为天嘛!


或许,这也是为啥从我记事起,腊八这一天眼睛睁开的时候,母亲就已经擦(做)好了腊八饭。


炉盘上一碗碗盛好腊八饭,那橙黄的米、精瘦的肉、还有葱花点缀的灵魂,火炉里一瞬间的光,照亮我们的味蕾,也照在麦垛尖上。


那时腊八饭的原材料特别的简单,只有黄米、猪瘦肉、葱花,过程也不复杂,先把猪瘦肉炒好,另起锅开水里下小米,等到米好了再把猪瘦肉搅拌到一起,腊八饭就好了。可这样的腊八饭,我一点都不喜欢,饭里有肉,还没有菜。每逢这时母亲总会叹息到:“我小的时候想吃都没有的,不炒菜为了地里面没有杂草!”那时的我又怎能体会到父母的无奈,有的只是自己的喜好和不明事理的难缠。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们慢慢地长大,母亲也很少做这样的腊八饭,总在腊八这天的晚饭用灰豆饭代替。久而久之,我早已不记得腊八饭的味道了,然而就在今天,大姐在圈里晒出了她做的腊八饭。


那一刻,我恍惚看到了,我们还在那个热炕上,母亲站在火炉边,等我们吃腊八饭……